首页 组织机构 新闻动态 政策法规 校内制度 警钟长鸣 信访举报 学习园地 支部建设 学院首页
警钟长鸣

山西“煤官”郝鹏俊落马案

发表时间:2011-06-14 10:42:41    作者:    来源:[原创]正义网

 

 

发布时间:2011-6-9 15:32:10 文章来源:正义网 作者:王义杰 郭超美 郭晓

 
 
  
       煤官跌倒 蒲县吃饱
       从“黑砖窑”到“襄汾溃坝”, 近年来,山西省临汾从来就不缺少大新闻。
  2010年,临汾市下属的蒲县又曝出个大新闻——蒲县煤炭局原党总支书记郝鹏俊涉嫌犯罪“创下”的山西焦煤反腐第一案。一审对郝鹏俊及其家人和煤矿判处的3.2亿多元罚金,创下了中国各级法院判处的罚金刑最高纪录。
  假如3.2亿的罚金最终得以执行,再加上郝鹏俊在北京的35套房产变现,保守估算比蒲县2009年一般预算收入还多3000万。因此,蒲县街头盛传:“煤官跌倒,蒲县吃饱。”
  “煤官”郝鹏俊
  山西蒲县,隶属临汾的一个县城,位于吕梁山脉南端西坡。其得名于尧帝为让贤,寻找治国大计,拜访民间大贤蒲伊的历史典故。然而此次蒲县的“扬名”,却与大贤无关。
  蒲县县城面积不大,从东到西只有十几分钟车程。一位出租车司机形容当地的出租车行业是“随便跑”。
  在蒲县县城打上出租车,交上5元钱,司机可以拉着你围绕县城一圈。整个蒲县下辖4镇5乡,全县总面积1510.61平方公里。
  当地一位官员介绍说:“2009年,蒲县财政预算收入是4.6亿元,其中1.7亿是一次性资源价款收入,往后这个款项将不会再有。2010年一般预算收入目标调低为3亿元,是省级贫困县。”
  然而,在山西蒲县这片1510.6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含煤面积就达到了1360平方公里,地质储量达到了181.7亿吨。
  这座遍地黑金的土地再次为人们熟知,是与郝鹏俊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的。
  成长
  郝鹏俊,1950年9月出生在蒲县太林乡河底村。这是一个位于吕梁山深处,顺着山脉走势形成的一个自然村,当时整个村子只有不到10户人家。郝鹏俊本家一位堂姐告诉记者,早年间这里因交通不便、环境恶劣,村民们逐渐搬离了这个村庄,目前只剩下四五户人家以种地和放牛为生。
  郝鹏俊兄妹6人,他的父亲去世比较早,在当时这个只知道靠天吃饭的山沟沟里,全家人勒紧裤腰带把他送出去读书。1968年,18岁,高中毕业的郝鹏俊当上了太林乡水利员。
  郝鹏俊显然没让家人失望,1976年,26岁的郝鹏俊出任蒲县薛关镇镇长,成了全县最年轻的科级干部。这也成了郝鹏俊官场生涯中最辉煌的一笔。
  此后,1981年-1986年郝鹏俊任蒲县社队局副局长,1987年在蒲县煤管局工作(组建),1991年任蒲县地矿局局长(组建地矿局),2003年任蒲县煤管局局长,直到2005年因矿难频发被免去蒲县煤炭局局长职务,2006年又复任蒲县煤炭局党总支书记一职。此后,郝鹏俊的行政级别再也没有变过。
  不过,最初即便郝鹏俊进入政府机关工作,也并无能力完全改变家里的生活。郝鹏俊的一位堂侄告诉记者:“郝家后来举家迁到乔家湾乡乔家湾村,依靠的是郝鹏俊的二弟成年后娶了乔家湾的姑娘才得以落户生根。”
  或许正是因为早年家境不好,发达后的郝鹏俊依然把钱看得很重,甚至是有些“抠门”。对于郝鹏俊的“抠门”,当地人给记者讲了这样两个故事: 
  在蒲县城东的柏山之巅供奉着东岳大帝黄飞虎,那里有当地关于权力与财富最为经典的传说。每年农历三月二十八的庙会都是全县出动,凌晨时分当地有身份的人就会开车上山到大殿烧香参拜,等第一炷香焚后,百姓们才可步行上山。
  在煤炭形势最好的时候,东岳庙大殿门外的功德箱根本满足不了人们的需要,更多人把钱直接投到大殿的地上。
  “有钱人一沓1万,用红纸包着往里扔,一天下来能有几十万元。”郝鹏俊的家人也在虔诚参拜的人群里,但是他们家红包从来不会超过100元。
  另一则是关于郝鹏俊的妻子于香婷的故事:在她常去的一个菜市场,哪怕菜价上下只差几分钱,于香婷也会讨价还价,她总觉得自己是有钱人,那些小商贩们会诓她。于是在这个菜市场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看到于香婷来买东西,所有的蔬菜价格都会每斤上涨1块钱,让她使劲还价。
  于香婷的弟弟于小红名为城南岭煤矿的法定代表人,实际上既无财权又无人权,于香婷规定他到外头请客吃饭不许超过150元钱,超过了不给报销,而且矿上装门面抽的“中华”、“芙蓉王”全是于香婷搞来的假烟。 
  发家
  如果只是作为一名商人,郝鹏俊很成功。他利用煤炭局长的职务“白手”起家。从2000年借款2万元买下一张采矿许可证开始,到2008年10月18日被“两规”,用8年的时间创造了身家数亿的财富神话。 
  “从他充分利用其煤炭局长身份这一点不难看出,他深谙晋商利用行政干预生意,官商相互结托的成功之道,甚至有所发挥。”当地一位和他相熟的官员对记者说。
  出了蒲县县城,沿东北方向走30多公里山路,就可以看到郝鹏俊曾经的“聚宝盆”——成南岭煤矿。该煤矿井田面积4.76平方公里,地质储量1200万吨,年生产规模30万吨,是蒲县境内最好的一块煤炭资源。 
  煤矿的周围没有人家,只有村民们种的玉米和向日葵。记者赶到成南岭煤矿的时候,正好下起了小雨,依山而建的煤矿上依稀停放着几辆铲车。
  “原来这条路上都是运煤的大车,热闹着呢!随着郝鹏俊被抓,成南岭煤矿停产以后,这里车辆就很少见了。”附近村民告诉记者。
  单从业务能力来讲,郝鹏俊无疑是蒲县煤焦领域的佼佼者。“郝鹏俊在没出事前是蒲县煤焦领域的好手,对蒲县地下煤炭的储存情况了如指掌。”蒲县当地一位和郝鹏俊相识的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基于自己对蒲县地下存煤情况的了解,郝鹏俊相中了后来的成南岭煤矿。
  成南岭煤矿厂房所占的这块地原来是8户村民的口粮地,当时担任地矿局长的郝鹏俊选中了这里后,找到当地村委会,以每年付给牛上角村委会1.4万多元、8户村民每亩地每年300元的补偿取得土地使用权。
  2000年3月份,在确定好地点后,郝鹏俊以地矿局长的面子赊来价值35万元的矿山设备,找到亲戚高海滨借了40万元启动资金,又找来了妻弟于小红。然后,郝鹏俊夫妇前面带路,于小红开着三轮车拉上生活用品和帐篷到了牛上角村,在这里搭起帐篷,组织从山东来的矿工队开始打井口。
  随后郝鹏俊这位煤炭局长,凭借自己长时间与煤炭行业打交道的经验,开始经营起自己的煤矿,同时也引领县里采煤技术的变革。
  “最开始全县都是用三轮车把煤推出来的,后来是我们家装了皮带,开始了机械化的采煤。2003年我爸带着4个煤老板去徐州矿务局考察,他下井看了大矿务局的采煤方法,就要跟徐州合作,可是用徐州矿工的工资价格要高于我们雇的矿工几倍,其他煤老板都不愿意,我们家带头先签了合同,后来看到这样合作效益好,别人才开始效仿。”郝鹏俊的儿子郝丽阳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利用煤炭局长的身份,郝鹏俊拥有了巨额的财富。同样因为煤炭局长的身份,让郝鹏俊一家建立起的财富蒙上了阴影。
  退股
  我国《公务员法》规定:公务员必须遵守纪律,不得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然而在蒲县当地,一边当公务员一边开企业不是什么让人惊奇的事。
  成南岭煤矿从兴起、辉煌到衰落的每一步都与郝鹏俊息息相关。从一开始,时任蒲县地矿局局长的郝鹏俊就亲自选地、买地、雇工建设,到停产时的2008年9月,8年间已经建设成了一个六证齐全、核定产能为年产30万吨的中型主焦煤煤矿,其实际价值和潜在价值不可估量。
  8年的时间里,郝鹏俊安然无恙,甚至购下北京市宣武门外大街、朝阳区关东店四巷朝外SOHO、南三里屯的花园巴黎城这些位于寸土寸金之地的35套房产,其中13套以其本人实名购买。
  2005年,后来被称为“中国整顿煤矿安全生产年”。
  在这一年,我国煤矿安全事故频频发生。藏在煤矿特别是小煤矿背后的腐败盖子被揭开,“官煤勾结”成为众矢之的;这一年,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升格为总局,“铁面”官员李毅中就任局长;也在这一年,全国范围内展开了一次政府官员入股煤矿的大清退。
  蒲县也没能例外,在此次大清退中,蒲县共有20名“主动退股”的官员,郝鹏俊也是其中之一。
  他在给纪检部门的情况说明中写道:“国家工作人员不准经商办企业,国家早有明文规定,但自己对此认识不深、重视不够,以为靠自己的能力挣点钱没什么。”
  2005年9月20日,郝鹏俊在《临汾市清理纠正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国有企业负责人投资入股煤矿登记表》上填写“撤出持有股份35.7万元”。
  不过更多的人将此次“大清退”视为过场。事实也是如此,郝鹏俊没有真正退股。
  郝鹏俊的堂弟郝神锁的证言中提到,在大清退的时候,郝鹏俊找到他,签了一份假的股份转让合同。合同内容为:成南岭煤矿原来总共投资60万元,由郝鹏俊、郝鹏俊的妻弟于小红和郝神锁各占20万元;现在,郝鹏俊从中撤出20万元的股份,煤矿归郝神锁和于小红每人一半。郝神锁问这么做有没有风险,郝鹏俊说:“只是应付检查,没有风险。”几天后,郝鹏俊在临汾一家宾馆和郝神锁见面,郝神锁在那个合同上签了个名字,后来就再也没有问过这件事。
  “郝鹏俊不仅仅是个案,而是代表一种现象,这才是问题的可怕之处!”山西大学法学院的张钧副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感慨说。
  在山西很多地方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有井没有水,有田不能种,裂缝到处有。“煤海”山西优势在煤,发展靠煤。然而,煤带给山西的不仅仅是财富。除了对环境的破坏之外,煤炭行业的巨额利润,让官煤勾结、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等现象在山西官场屡禁不绝。
  我国《宪法》总纲第九条规定: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都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然而矿藏资源所带来的巨额财富却到了少数人手中。这巨额的利润成了众多官员以身试法的“力量源泉”。
  “目前我国只是对探矿权和采矿权用探矿许可证和采矿许可证加以规定。而对于采矿采出来的资源,到现在也没有法律上的相关规定。”张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花钱办一个采矿许可证后,采出的矿产对于采矿人来说都是没有成本。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近水楼台先得月,对于郝鹏俊这位煤炭局的“掌门人”来说,办理探矿证和采矿证与其他人相比显然更有“天然”优势。
  案发
  纵观各大贪腐案件,每个贪官都不是一个人在“奋斗”,都有自己的后台和让腐败滋生的“土壤”,只是蛇有蛇路、鼠有鼠道,方法不同而已,郝鹏俊显然也不能例外。
  与其他贪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思路不同,郝鹏俊是“好钢都使在刀刃上”。
  “这可能与他抠门的性格有关,他从来不会把钱花在他认为不能左右其‘钱’途的人身上,比方说蒲县本地的官员。”一位和郝鹏俊相熟的人告诉记者。郝鹏俊和本地主要官员交恶是出了名的。
  蒲县一位检察官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2008年4月,蒲县县委书记乔建军到任不久,县里规划准备搞村村通油路工程,动员所有煤矿出资捐助,其他煤矿都掏了五六十万,唯独作为大矿的成南岭煤矿一分钱也不掏。路修到成南岭煤矿大门口时,村民们就用工具把大门堵上,致使矿上生产的煤运不出来,当时又赶上奥运会期间不让生产,一下子断了郝鹏俊的财路。郝鹏俊急了,就给乔建军打电话,恶语相加。 
  在郝鹏俊和其家人看来,一个县委书记显然不能左右他的“钱程”。 
  郝鹏俊被逮捕以后,他的一句口头禅:“砂锅熬铜,凭本事赢人”(大概意思是做什么都要凭真本事)成了当地的流行语。
  郝鹏俊的事发是在2008年9月8日临汾市襄汾溃坝事故之后。襄汾溃坝发生后,临汾全市煤矿被要求停工整顿。
  2008年9月17日,蒲县纪委书记樊奋强带队突击检查成南岭煤矿,现场发现大量存煤。随后,成南岭煤矿被查出涉嫌违规生产。成南岭煤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郝鹏俊的妻弟于小红,供出郝鹏俊夫妇是煤矿实际控制人,由此引出了“山西煤焦反腐第一案”。
  2008年10月18日,郝鹏俊被“两规”,次日于香婷、于小红、郝鹏俊的儿子郝丽阳(蒲县公安局经侦支队民警)被从北京押回。2009年1月郝鹏俊被刑事拘留,2月被煤管局取保候审。随后,临汾市纪委介入,同时成立联合调查组。2009年6月中旬,郝鹏俊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审判
  2009年9月16日,蒲县检察机关以郝鹏俊涉嫌偷税罪,非法采矿罪,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非法买卖爆炸物品罪,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六项罪名向蒲县法院提起公诉。
  在2009年10月27日至29日和2010年4月15日的两次公开开庭审理之后,2010年4月16日,蒲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偷税罪、非法买卖爆炸物品罪、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四项罪名分别判处郝鹏俊有期徒刑六年、十年、十三年和十四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500万元。郝鹏俊的妻子、蒲县民政局原副局长于香婷犯逃税罪、非法买卖爆炸物品罪被判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500万元。
  或许是加起来1.7亿的罚金刺激了这位“抠门”的煤老板,郝鹏俊当庭表示:“我是一个中国共产党党员,为党工作了40年。我要流尽最后一滴血,申诉到底!”1.7亿的罚金也让郝鹏俊夫妇一夜成为“网络名人”。
  然而,二审中,辩护律师对于一审法院认定的郝鹏俊的四个罪名全部提出反对意见。郝鹏俊和其妻子上诉以后,二审法院合议庭认为案件事实清楚,作出不开庭审理决定。
  8月20日,临汾市法院对郝鹏俊一案作出终审判决,判处郝鹏俊犯偷税罪、非法买卖爆炸物品罪、挪用公款罪、贪污罪,认定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5万元。于香婷犯逃税罪、非法买卖爆炸物品罪改判为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5万元。
  从1.7亿到10万元?罚金的改变再次引起社会关注。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二审时认为,对郝鹏俊、于香婷、于小红以逃税罪判处的罚金数额不当,应予纠正。
  郝鹏俊是否会坚持申诉?截至发稿前,他的辩护律师对记者表示,“我们正在等待当事人的消息”。
  就在郝鹏俊案审理期间,成南岭煤矿已被当地一家私营煤矿——蒲县宏源有限公司兼并。

组织机构  |  新闻动态  |  政策法规  |  校内制度  |  警钟长鸣  |  信访举报  |  学习园地  |  支部建设